您好,欢迎光临稻城亚丁旅游网!
 
当前位置:稻城旅游 > 稻城亚丁美食

稻城亚丁美食

高原雪鱼(建议在渔业期食用)

高原上所称的雪鱼多是指齐口裂腹鱼。
齐口裂腹鱼(Schizothorax (schizothorax.) prenanti),属鲤形目,鲤科,裂腹鱼亚科,裂腹鱼属,裂腹鱼亚属。俗称:雅鱼,齐口,细甲鱼,齐口细鳞鱼。英文名:Prenant’s schizothoracin 。
体长55~372 mm。体延长,稍侧扁。头锥形。吻略尖。口下位,横裂或略呈弧形。下颌具锐利角质前缘,其内侧角质不甚发达。唇后沟连续。须2对,约等长,其长度均小于或约等于眼径。眼中等大,侧上位。背鳍末根不分枝鳍条较弱,其后缘每侧具6~18枚小锯齿或仅有锯齿痕迹,甚至柔软光滑。胸鳍末端后伸达胸鳍起点至腹鳍起点之间距离的1/2~2/3处。腹鳍起点与背鳍末根不分枝鳍条或第一分枝鳍条相对,后伸不达肛门。臀鳍后伸不达尾鳍基部。尾鳍叉形,上下叶末端均钝。肛门位于臀鳍起点前。体被细鳞,排列不整齐,自峡部后之胸腹部一段具明显鳞片。胸鳍基部具有稍长的腋鳞。侧线完全,较平直。身体背部呈青蓝色或暗灰色,腹侧银白色。背鳍、胸鳍和腹鳍均呈青灰色,尾鳍的上、下叶缘为红色。
底栖性鱼类,生活在水温较低、水流湍急的山区河流中,以着生藻类、水生昆虫或植物碎屑为食。每年3~4月在急流浅滩上产卵。
于长江上游、金沙江、岷江、大渡河、青衣江、酉水、汉江任河上游和乌江下游。州内在丹巴、康定、泸定、色达、白玉、稻城分布。


在著名的亚丁旅游景区一带的横断山脉腹地,海子山湖泊及峡谷河流里,生活着高原鱼。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高原鱼生长期极为缓慢,一尾500克的鱼长成时间需10年以上。因为当地居民曾有不捕高原鱼的习俗,千百年间,野生高原鱼得以无忧无虑地繁衍生息,成了和谐自然的一个景象。
但是,随着更多游人的到来,高山峡谷间的宁静被打破,大量野生高原鱼被端上餐桌。10年间,野生高原鱼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当地每年现有游客30余万,已对高原鱼生存造成前所未有的压力,很难想像,如果游客规模达到规划中的上百万时,高原鱼将面临怎样的生存境地?如何协调旅游发展与环境保护,考量着徜徉或生活在这一片蓝色净土上人们的智慧。
禁渔期仍在“限量供应”

建议在渔业期少量食用

3月30日,禁渔期。理塘县濯桑乡,康呷河大桥两侧,打着高原雪鱼野生鱼招牌的饭店一字排开。中午1点,我们跨进其中一家鱼庄时,一桌客人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鱼,桌下,一地狼籍的鱼骨混着餐巾纸。
“还有野生鱼吗?”记者问。“有,有,有。”老板忙不迭地回答。
“是不是新鲜的哦?现在是禁渔期哟。”记者又问。
“昨天才打上岸的。”老板颇有些神秘,七拐八弯,带我们到厨房里。灰暗光线下,水缸里浮着密密麻麻的鱼头,随手一捞,鱼儿弯曲着身子在手中挣扎着。“这是从几十公里外的康呷河上游打来的。鱼少了,成本高了,每位客人限量供应7两,30元。要是‘5·1’黄金周来,排队还不见得能吃上。”
老板说这话是有“底气”的。这里是通往亚丁的必经之路,附近有无量河、康呷河、稻城河。“开业5年多了,周围高原鱼餐馆从1家增加到几十家,生意依旧不见衰败迹象,价格从每人二三十元,一路上涨……”而此时,700公里外的成都,野生高原鱼在一些餐厅里“高贵”到每500克四五百元。即便在雅安,每500克也高达100余元。
“随着黄金周临近,心里总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因为大量处于繁殖期的高原鱼将被吃掉。”稻城县“亚丁人社区自然生态保护协会”负责人毛天雪心痛地说。
“看雪山、泡温泉、吃野生鱼”,三大卖点?
稻城人小时候的回忆是甜蜜的。上世纪80年代,稻城大小河流中,成群的鱼伸手可及。一个猛子扎到河里,四周全是活蹦乱跳的鱼,白花花一片。
随着亚丁的名气扩大,高原鱼方为外界所知。这其中,旅行社起了“推广”的“功劳”。成都某知名旅行社资深导游周先生是最早带团进亚丁的人之一。“从稻城亚丁到濯桑乡近200公里,恰好是一个上午的行程,如何解决游客的午餐?当时,稻城和理塘县城都没有特色餐饮,濯桑乡唯一的高原野生鱼庄成了旅游推荐点。”
游客对野生鱼的“好感“出乎组织者的预料。“鲜美、细嫩、高原之行的最美好食物”———4月8日,记者在Google搜索中输入“亚丁高原鱼”字样,15000多个条目中,几乎所有写亚丁游记的游客都用如此撩人的字眼来描述对高原鱼的“美好感受”。
于是,“看雪山、泡温泉、吃野生鱼”成了旅行社招徕游客的三大“卖点”。时至今日,一些旅行社的“5·1”亚丁组团推荐书中,仍是“重磅卖点”。

高原上还有如此宝贝?犹如发现新大陆,远在成都、重庆的商人开始大规模进入理塘、稻城一带,高价求购高原鱼。捕鱼手段从最初的网捕发展到极具破坏性、灭绝性的炸药、电捕、药捕等。2004年5月,高原鱼繁殖期,一夜之间,亚丁景区附近的日瓦河上浮出白花花的死鱼,多达1000多公斤。不法份子下药太重,5公里河段,鱼儿全部死光。
这次事件给日瓦河生态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至今看不到大的高原鱼。前不久,水产专家、四川农业大学水产系主任严太明对稻城境内的高原鱼资源进行了一次详细调查。为寻求一个调查标本,他沿日瓦河10公里都没采集到一尾50克重的高原鱼———“50年都难恢复了”。同在川农大水产系工作的杨世勇介绍,10年间,当地野生高原鱼数量至少减了一半。九寨沟目前禁渔。

可以到泰国的普吉岛屿或苏梅岛食鱼,那里的鱼种类特多。
 

稻城亚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