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稻城旅遊 » 人文的稻城亞丁 »

丹巴爲什麽會出美人

丹巴美人

丹巴爲什麽會出美人呢?有專家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了考證:

源流之美

據專家研究考證,以墨爾多山所在地——丹巴爲中心的川西地區是西夏祖先黨項羌的栖息地。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滅西夏國後,西夏大批皇親國戚、後宮妃嫔從甘肅經川西高原流入丹巴革什紮一帶,因這裏山清水秀、氣候合宜,便定居于此,将美麗與富貴的血質注入這了一方膏腴之地。今年四至五月,甯夏回族自治區專門負責重建西夏文化的部門邀請丹巴縣派出西夏之後;三名美女應邀出訪,認祖歸宗,引起轟動,在賀蘭山南北傳爲美談。至今,在丹巴革什紮河西岸的人民仍然保留着一些古代西夏國的風俗。

當然,關于嘉絨藏族的源與流至今還沒有定論,但即使就另一說,仍不乏美的原質。

話得從藏區四大神山之一——墨爾多神山說起。它座落在丹巴縣城東北方向約8公裏處,南北走向,主峰高聳入雲,海拔4800多米。南仰如藍色的寶瓶置于地毯上,北看似一尊巨佛跨着雄獅奔馳;山頂雪峰,金光燦爛,直刺藍天;東望峨眉金頂,西眺西藏岡底斯雪山,是民族英雄的象征。自古,人們把墨爾多神山周圍縱橫千裏之地居住的部族稱爲“嘉莫查瓦絨”。據學者楊嘉銘稱:“嘉莫查瓦絨”在吐蕃統治前爲東女國,“嘉莫”是指女王,“查瓦絨”是指河谷,合起來即表示女王和河谷農區,後人将“嘉莫查瓦絨”一詞予以簡化,取其首尾而稱“嘉絨”。據傳,發源于丹巴的大渡河過去叫“嘉莫歐曲”,即女王河,是女王的汗水和淚水彙成的河流。

似乎是上天注定,不論哪一種解釋揭示了真理,不論哪一種說法符合事實,都免不了丹巴美女富貴與美麗的潛在血質,讓人不禁勾起一段段美麗而感懷的記憶!

地質之美

直到2000年元月之前,丹巴地質地貌給很多人的印象仍然是窮山惡水。有人這樣形容:“丹巴縣城,周圍全是重疊交錯的高山,千溝萬壑,支離破碎,河流下切的河槽上、陡崖上,沙岩裸露,怪石林立,偶有山鷹掠空而過,時有烏鴉嘶鳴,聲極凄厲。沿岸高山,刀劈斧削,犬牙差互,讓人不寒而栗。” 确實,孤立地循看局部,此言不差,但面對2000年元月世界地理權威雜志刊登的法國SPOT衛星拍下的丹巴縣衛星影像圖時,人們才發現,這裏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最獨特的地形地貌”,“美人谷”剛好就掩藏在神奇的梅花狀地貌之中。其實,整個丹巴就是一朵盛開在青藏高原南緣的大梅花。據地質專家介紹,旋扭構造雖然普遍存在于宇宙之中,如星際的渦狀星雲、大氣層中的氣旋、水體中的漩渦,但地學中的旋扭構造卻并不多見。丹巴梅花狀旋扭構造是一個直線半徑至少爲 30公裏的宏觀構造形态,隻有從衛星像片上才能看到全貌。受地球地應力壓性結構面、張性結構面及扭性結構面等三種不同性質結構面的影響,地球表面岩石圈非構造性破裂一般均以五角形或六角形兩種多邊形特征出現。仿佛是上帝垂愛于丹巴這塊神聖的土地,恰巧賦予丹巴旋扭構造五條應力釋放帶,剛好形成一朵盛開的大梅花。它孤零零地在天寒地凍的青藏高原南緣熱熱鬧鬧地開放,精心養護生活在其中的丹巴兒女,經年累月而不謝,用梅花的特質和禀賦滋養勤勞的丹巴人民,直至新的千年,才終于被山外的人們發現。但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她始終不愠不惱,不嬌不嗔,真的是“牆角一(數)枝梅,淩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爲有暗香來”。

氣候之美

丹巴所處的地理位置本應屬于北半球亞熱帶氣候區,但是由于深切的高山峽谷的下墊面形态影響了緯度氣候的演變次序,而以明顯的垂直氣候帶取代了水平(緯度)氣候帶。除在海拔較低的河谷地帶仍保留着北半球亞熱帶的氣候特征、形成幹熱河谷氣候外,絕大多數地區仍受制于青藏高原這一大環境,并受東南與西南季風氣候的左右,形成既有别于青藏高原,又不同于盆地的高原型季風氣候區。

縣境内氣候類型多,垂直氣候帶譜明顯。最高山頂與幹熱河谷的氣溫相差達24℃以上。河谷地帶的桃花已含苞欲放,而山上則仍舊是雪花紛飛的北國風光,具有“一山看四季,十裏不同天”的特點。

以河谷地帶的北半球亞熱帶氣候爲基帶(1700——2200m),依次向周圍山頂過渡,可分爲七個垂直氣候帶。其總的氣候特征表現爲:氣溫日較差大,年變幅小;光照充足,日照時一般在2106.9——2318.5小時/年;雨熱同季,降雨集中,幹濕分明,年總降水量一般在500—— 1000mm;幹季多大風。

豐富多變的氣候帶分布,使丹巴幾乎大半年内春天常新常在,沿河剛入夏,半山春正旺,永遠有看不盡的春色,永遠有嗅不完的花香。加之地形複雜,小氣候繁多,一方面給愛美的丹巴人提供了寬廣的選擇範圍,另一方面,大自然的千種風情、萬種流韻可在此博覽。丹巴人是非常懂得享用這種天賜地利的。圍繞各村各寨的山山水水,他們的祖先發明創造了大量的喜慶節日和大型集體活動。如廟會,每年分春、秋兩季。每當廟會來臨,遠近群衆舉家前往,在寺廟周圍的草地上搭帳篷,累竈台,以草地爲舞台,以太陽爲燈光,把藍天作幕布,把綠樹當花傘,把整個身心完全融合在大自然的懷抱中。與天地共舞,與山河同慶,人與自然成了最諧合的統一體。特别是墨爾多廟會,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似乎從來不懂得4800m的海拔是一種威脅,是一種恐懼,一家一戶,三朋四友,結伴而行。走過石筍溝,穿過羅布鋪,看自生塔天生麗質,賞石碉渾然天成,看峰林壁立千仞,探溶洞神奇造化,觀石柱、石花、石劍、石戟、石龜、石象、石蘑菇、石觀音鬼斧神工……千百年來,朝朝暮暮,朝山觀海,燃燈觀花,耳濡目染,“美人谷”的出爐原本在情理之中。

水土之美

在丹巴,人們常常羨慕自來水公司的職員,除了需要的時候維修一下水管,似乎長年累月再沒别的事可做!也難怪,丹巴的水如果要經自來水公司人工處理一回,可能不是在淨化,而是在“污染”。大山密林賜予的天然甘露,不管是農村還是城鎮人們都習慣于直接飲用。習慣于喝冷水者更是感覺奇妙無窮: “飲之潤肺甜心,神爽目明。從頭皮至腳心,自上而下的清幽、舒爽,驅散了筋肉的疲憊,激活了沉睡的精靈,恍若新生的嬰兒,渾身上下充滿了活力,充滿了生機。”當然,此系心靈之感受,難免虛浮譽美之詞,但丹巴水質的化學分析卻是對上述感受的有力佐證。據資料顯示,丹巴山溪水的一般化學指标,全部符合國家飲用水衛生标準,而且部分指标特别優異,如渾濁度僅爲1.5,PH值剛好7.0,鐵的含量達到0.4毫克/升。毒理學指标沒有一樣超标,多數指标幾乎爲0;細菌學指标也大大偏低,放射性指标更是微乎其微。于是,人們都說,是丹巴的水養育了“美人谷”的絕代佳人。在“天府熱線”上,一位網民發表署名文章描寫丹巴美女:“水靈靈的肌膚,仿佛輕輕一彈,便可溢出水來;微光一照,便可反射出炫目的光彩,直逼人的眼睛。那是怎樣的一方水土喲?!天下愛美的女孩,其實大可不必用什麽‘艾麗碧絲’‘冰美人’,喝喝丹巴的水吧,親親丹巴的土地吧,那絕對平衡、美白,沒有任何副作用,也絕不會反彈!”

由于境内冰川活動,在3500米以上形成清澈透明、水平如鏡的冰川堰塞湖(當地人稱“海子”)達150多個。登高俯瞰,象一張張大明鏡鑲嵌在山光水色之間,它們常常成爲丹巴女孩梳洗打扮的淨地。在黨嶺、丹東、東谷還有大量溫泉(當地人稱“熱水塘”),有硫磺泉,有碳酸泉,水溫一般在 45℃左右。每年開春3—5月,入秋9—11月,熱水塘幾乎成了人的海洋。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或駕車前往,或徒步光臨,短者小住三五天,長者索性一兩周。或爲治病而往,或爲怡養而至;一面洗浴,一面欣賞熱水堂周圍的美麗景色,很多人戲稱:“‘桑拿’之妙也遠不及此。” 特别是牦牛熱水塘,聲名雀躍,據說它除了藥用療效顯著以外,還得到了許多聖閑的光臨和垂愛。據《中國藏學》1989年第3期記載,第七世達賴喇嘛一行于 1730年1月21日離開理塘移居乾甯惠遠寺。起初身體不适,經蔔算到牦牛熱水塘洗浴,遂康複如初。之後5年間,每年都要到牦牛熱水塘洗浴。從此,老百姓視熱水塘爲吉祥聖地,人間瑤池,每臨農閑,或舉家前往,或結伴同行,而且大多選擇徒步“美人谷”。在前往熱水塘的沿途,美景無限,勝似閑庭漫步;林中徐行,吸山水之靈氣,采花草之芳華;之後,身浸熱水塘,閉目養神,放松全身,理療熏蒸,年年如是。不能否認,人間瑤池的熏染,使丹巴姑娘更顯梨花帶雨的神韻。

深切的高山峽谷地貌,充足的水氣條件和種類繁多的基岩使丹巴土壤種類繁多,可分爲7個土類,14個亞類,14個土屬,共35個土種。從河谷低地的潮土、山地褐土,到半山适應中草藥、針葉林生長的山地棕壤,再到林區的亞高山草甸及高山草甸土,直至适合雪蓮花生長的高山寒漠土,明顯的土壤垂直分布帶與植被的垂直分布帶相應成趣。但是又不是絕對的整齊劃一,以緻使人感覺有些單調;而是随陰坡、陽坡的水氣、光照條件的差異,又呈現出統一中的變化,就象丹巴鍋莊一樣。也許丹巴鍋莊正是師法這種自然特征,既有嚴格的程式和相對統一的隊形(以嘉旋圖爲主),但又不乏變化和創新。開端時文雅、沉穩、渾厚,高潮時熱情奔放、高昂精犷。男的長袖翻飛,雄渾灑脫,女的舞姿舒展,輕盈美麗,歌者、舞者,男性、女性,隊形、内容,人與天,地與舞,在變化中達到和諧,在和諧中取得變化,形成完美的統一體。

在整個自然生态系統中,水土是客觀存在的主體。“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丹巴人是深谙此道的。在“天然盆景”所在的東谷鄉東馬村有一位老村長,名叫桑巴布裏,曾經爲了維護當地的生态環境,防止水土流失,克服重重壓力,制止當地林木的砍伐,保住了祖先留下的難得的青山綠水。過去,丹巴曾經在計劃經濟下對林木作過一些砍伐,但由于天保工程的及時以及人們受藏傳佛教影響所形成的“天人合一”思想觀念根深蒂固,因此,丹巴的水土在改革開放的二十多年間幾乎沒有遭受大的破壞,人與自然至今仍完美統一,和睦相處。旅遊規劃設計專家錢振越稱:“丹巴,特别是甲居,是天人合一,人居環境最佳組合之地。”

生靈之美

天然的立體氣候造就了丹巴豐富的植物種類。海拔2000m以下的幹熱河谷灌叢,2000——2600m的梨、蘋果、石榴、核桃等經濟林木,2600——3000m的針闊葉混交林,3000——4000m的針葉林,4000m以上的高山灌叢草甸,養育了已經查明的27科89種典型的森林植被,其中還包括檀木、黃毛槭、紅豆杉、巨鱗鐵杉等珍稀特有樹種。草木植被十分豐富,并有大量人畜中草藥材,如白芷、紫胡、羌禾等。

野生動物更是品種繁多,國家一級保護動物6種,二類保護動物27種,省重點保護動物30多種。象金雕、玉帶海雕、胡兀鹫、錦雞、遊隼、白尾鹞、蒼鷹、鸢等珍禽,象旱獺、岩羊、白唇鹿、雪豹、盤羊、藏猕猴等異獸,不僅個個天生麗質,貌比貂蟬,而且常常成爲山裏人們生活的夥伴、人生的伴侶。如今,祖上遺留下來的狐皮氈帽、豹皮長衫、錦雞長翎、獺皮藏裝,人們隻在逢年過節的喜慶日子裏拿出來使用,用它們裝扮幸福的生活。

中央電視台《曲苑雜壇》有一個十分有名的節目《洛桑學藝》,至今仍讓人念念不忘。其實,在丹巴,如洛桑一樣的口技藝人又豈隻一個、兩個?放羊的牧人,擠奶的阿媽,幾乎誰都可以惟妙惟肖的學黃莺歌唱,仿羊群啼叫,拟山雀啁啾,狀清泉潺潺。在這裏,人與大山可以對話,人與生靈可以交流,人與水草心心相印,人與藍天同呼吸、共命運。他們載歌載舞,與生靈同樂!與天地同樂!

歌舞之美

這是一個不唱歌、不跳舞便無法生存、延續的民族,這是一塊時時刻刻充溢着豐花雪月的神聖土地。人們這樣形容:有人的地方就有歌,有腳的人兒就會舞。此話看似誇張,其實是一種真實寫照。在農村,人們出門唱山歌,打草唱打草歌,犁地唱梨地歌,築牆唱夯歌,相面唱情歌,飲酒唱酒歌,獻哈達唱哈達歌……在城鎮,也許已經沒有了這麽多的講究和規矩,但“歌聲繞梁,三日不絕”的情形卻時時可以親見。

舞蹈更是丹巴人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丹巴素有“歌舞之鄉”的美譽,史書更有“夷谷每逢喜慶,辄跳歌莊”的記述。歌莊,即鍋莊,是丹巴舞蹈中最富民族和區域特色的藝術明珠,由藏族舞蹈曆久演變而成,形成于隋唐。在節慶日、婚嫁、修房造屋、廟會、郊遊、豐收及一切聯歡場所都要跳,意在表達歡樂、吉祥、歡迎四方賓客之意。丹巴鍋莊因地域和語言差别,形成革什紮、巴底、二十四村、小金區四大流派,主要有納頂的兔子鍋莊、孔雀鍋莊,三岔溝的豹子鍋莊、打靶鍋莊,巴底的鹿子鍋莊等等。在稱謂上,中路、梭坡、納頂稱“卓”,巴底稱“達爾嘎”,革什紮稱“思鞠”。對參舞者人數不限,可多可少,但講究禮儀和裝束,充分發揮出了嘉絨藏族服飾的潛能。男性戴狐皮大帽,穿金色、藏青色、繹紅色氇尼藏裝,并配精細藏鄉裝飾,踏藏靴,背嘎烏,佩腰飾;女性按老、中、青分春、夏、秋、冬着裝,頭頂繡花方帕,身着油綠、紫繹、赭紅、翠藍、藏青水獺皮鑲邊外套,下着百褶五色裙,腳踏藏靴,胸垂銀白色嘎烏,挂鏈、鈴铛、珊瑚等飾品,頭戴碧玉發箍、藍寶石、黃寶石等,顯得雍容華貴、富麗典雅。

除鍋莊而外,還有嘉絨藏戲、弓劍舞等傳統舞蹈,即使體育活動也融合了大量的舞美要素。如“達久”、“羊鞭甩石”,富有極高的觀賞性。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講的是環境對人的潛移默化。原本就奔流着富貴與美麗血質的丹巴姑娘,世世代代浸染在盛開的梅花花心,自在阿媽肚子裏孕育開始,便以藍天爲鏡,以白雲爲伴,與生靈爲友,神山護佑,山花比鄰,水土豐潤,空氣優良,歌舞雕琢……真的,不美才怪?

這是人與自然的定律,這是大自然的造化。可以設想,宇宙賦予人類最完美的地球,其初衷也許是要造就一個“美人球”,隻是人類辜負了她的美意,對大自然巧取豪奪,破壞了“天人合一”的無尚佳境。但她終究并未對作爲萬物這靈的人類失望,找到了一方善良、純樸的黎民百姓,點染一個“美人谷”,以喚起人們對自然的珍愛,對自我的珍愛。也許,這正是“美人谷”給我們最大的啓迪,最大的貢獻!


稻城旅遊網旅遊線路由成都中國青年旅行社提供

地址:中國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橋街30号高速大廈B幢15樓E

聯系電話電話:028-66000601,66000602,66000603 傳真:028-66407811

MSNMSN:xutourxf@hotmail.comxutourllb@hotmail.com

QQQQ:27086640852317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