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稻城旅遊 » 感受稻城

稻城采風記

文/範曉東

在去年國慶前夕,我們幾位攝影發燒友相約到号稱“人類從未觸動過的一塊淨土” ----甘孜州稻城縣去采風。汽車經過三天半的長途跋涉,過泸定、翻越折多山、高爾寺山、剪子山、兔耳山,終于到達了風景如畫的稻城。聯系好住處後,就驅車到城外茹布查卡溫泉洗去 一路風塵,當晚住宿于稻城賓館.

第二天早晨七時,按原計劃到“養在深閨人未識的仙景”-------亞丁去 拍攝。汽車出城後沿着赤土河谷在油畫般的景色中穿行,那尉藍的天空,飄浮着朵朵白雲,白雲下随時都可見到耗牛遊戈于那金色的、紅色的、綠色的、紫色的......那姹紫嫣紅的灌木林中。大家一直處于極度的興奮之中,不時地要求司機刹一腳,跑下車,拿着相機,取景構圖、測光,毫不吝啬彈藥(膠卷)一通掃射(按快門),很是過瘾。到中午近十二時,我們一行到了貢嶺鄉,前面去亞丁的路塌方,汽車不能前行。若要去隻能向當地的藏民租馬,且要騎兩天方能到達神山--------三座雪峰。考慮到車子停在外面不安全,時間也不允許久留, 于是幾位影友決定原路返回縣城。

第三天一早,大家吃完早飯就向昨天看好的兩個景點出發。第一個景點是距縣城大概二十公裏的一片胡楊林。在公路和小河之間,有一塊開闊的胡楊林。金秋時節,胡楊樹葉變得金黃,在陽光的照射下爍爍閃光,地上是昨晚秋雨掃落下的厚厚一層樹葉,似金色的地毯鋪于地面,偶而有三、四頭牦牛從河邊的草地竄到林中慢步,一幅幅祥和的金秋重彩油畫被各位發燒友不停地定格在膠片上。不知不覺地從林中又拍攝到了公路上,偶一擡頭,在窄窄的公路兩邊,分别生長着一排高大、茂密的胡楊樹,其中向陽的一邊樹葉金黃燦爛,而背陰靠山的一邊是繁茂的綠色屏障,陽光斜射過來,從樹枝空隙間散落到公路上,留下一條條光帶。趕緊架好三角架、接上快門線,這時通過取景器看到從公路的盡頭迎面并排走來三位服裝豔麗的藏族少女,披在肩上的紅色圍巾格外醒目,趕緊按快門,連閃兩張,隻可惜膠片就拍完了,等換好膠卷,三位趕路的少女已走遠了。好在定格了兩張,就沒有多大的遺憾。

中午時分,就向第二個景點推進。第二個景點位于去亞丁方向的傍河鄉境内,在熱烏寺山腳的對面,生長着一片高原灌木,黃葉似金、紅葉似火、綠葉似翡翠,層林盡染,在陽光下顯得分外妖饒,很美的一幅高原秋色畫。汽車就停在山腳,因天陰下來,于是我和另兩位影友帶上器材準備到對面山腰的寺廟中去拍攝。熱烏寺位于半山腰,海拔高度四千六百多米,相對高度有六百米左右。因高山缺氧,登山實在困難,大約走了四、五十米的山路,一位影友因高山反應強烈退卻了,我和雷嘯繼續前行。每攀登十米左右的山坡後,我們都感到呼吸急促、困難,隻得停下休息片刻,等呼吸調勻後又繼續前行。就這樣,一公裏多的路途我們用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終于到達目的地。這時,天暗下來,下起了瀝瀝的秋雨。從這裏望出去,若大一個山坡,沒有一個人影,二十多座藏民特有的石頭樓房散落在山坡上,對面另一寺廟門前的經幡在秋風中呼呼作響,房前的紅葉、黃葉、綠葉在秋雨中更加嬌豔、燦爛、柔和,遠處山頂的淡霧下湧,更增添了高山寺廟的神秘色彩。等雨稍停,我們就到寨子中轉遊,突然風中飄來唱詩般的誦經聲,夾雜着鼓聲、号聲、鈴聲。尋着聲音來到一座兩層樓的石頭房前。 樓上有兩間屋,誦經聲就從裏間傳出。外間正有一位二十歲左右的藏族小夥子在打酥油茶(過後聽介紹他叫強巴,是專門服侍喇嘛生活的僧侶),我們向強巴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因語言隔閡,就連比代畫地告訴強巴,想到裏間拍攝喇嘛念經,他點頭表示同意,于是我們就準備推門而入,強巴卻突然拉住我們,指指頭上,我和雷嘯恍然大悟,他要我們把頭上的帽子摘下才能進去。我們趕緊按要求把帽子收好,進到裏間。室内光線很暗,靠東面才有一小小的窗口。在窗口邊相對而坐兩位僧人,目不斜視,專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經架上的經書,每人都是右手持手鼓、左手拿銅鈴,口中念念有詞,念到精彩處,年長者還拿起骨頭做的号吹。光線從窗口洩進,照在兩位僧侶的側面,在這種側逆光、抑揚頓挫的誦經聲、鼓聲、鈴聲的氛圍中,充滿了藏傳佛教的神秘,令人爲之一震。我們趕緊架好腳架、接上快門線,選角度,盡量用自然光來留住這神聖而又神秘的一幕。

大約過了一刻鍾,一支藏香燃完了,兩位伴侶休息,我們才得以交談。因他們不很懂漢語,我們的交流就連比代劃。年長者叫土登秋比,剛從西藏直工瓦寺學了三年回來,現宗教職稱是紮巴(可能相當于我們的中級職稱吧),馬上要晉升爲喇嘛(僧侶中的“上人”),他目前帶了五個徒弟,剛才對面念經的是他大弟子,也即将到西藏拉薩寺廟去學習。土登秋比招呼強巴招待我們喝濃濃的酥油茶、香甜的糌粑、奶酪,同時端出信徒們進貢的水果請我們吃。這時已是下午五點過,我們兩人決定今晚就借宿在寺廟内。

通過交談,我們了解到稻城的藏傳佛教分成五派--紅教、黑教、白教、花教、黃教,他們的信仰都是一樣的,隻是習慣不同。我們所在的熱烏寺就集中了紅、白、花三個教派。紅教、花教都各有一個寺廟,白教的寺廟因毀壞正在籌建之中。看得出來,熱烏寺的白教派和花教派兩家關系很好,我們在土登秋比家坐了一會兒,花教的喇嘛聽說有遠方的客人來,也趕到土登秋比那裏,同時邀請我們到他們的寺廟去參觀。于是土登秋比叫強巴帶着我們參觀了所有的廟宇、殿堂。

晚上,強巴給我們煮了一鍋白米飯,我們圍坐在火爐邊,喝着濃香的酥油茶,吃着可口的飯菜,同時也把我們帶上山的食品拿來與他們一起分享。飯後,我們來到土登秋比的房間,他正在用一手漂亮的藏文字抄寫經文,爲幾位弟子準備功課。見我們進來,就放下手中的筆,借助一本厚厚的藏漢大字典與我們擺談起來,講他在西藏寺廟學習三年的一些事情,并拿出他的許多照片給我們看。說到高興處,他把在西藏直工瓦寺天葬場拍攝的一組照片展示給我們。早就聽說西藏的天葬風俗,也看過許多資料的介紹,但關于天葬場操作過程的圖片則是第一次看到,因藏族的天葬場不對外,更不允許外人去拍照。曾有報道說一外國遊客偷偷去拍攝藏人的天葬,被發現後遭一頓打,昂貴的攝影器材也被摔壞。面對這一組圖片:肢解後人的肋骨清晰可數,刀斧手正在将切碎的人肉與糌粑一起混合,一旁上百隻秃鹫躍躍欲試......。我們意識到看到了外人不易見到的珍貴資料,于是提出想翻拍這組照片,他很愉快地同意了。近十一時,爲了不打擾土登秋比休息,我們退到外間,睡在火爐邊強巴爲我們整理的兩張簡易床上。窗外皎皓的天空中有無數的星星在閃爍,睡在海拔四千六百多米的喇嘛房中,那種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早晨,在一陣陣誦經聲中驚醒。擡頭一看,窗外山坡上披着霞光,于是趕快拿着器材出去,各自找最佳角度拍攝晨曦中的熱烏寺。在碧藍的天空中挂着一輪明月,陽光穿過厚厚的雲層照在對面山上,形成一個個的光斑,好一幅日月同晖;濃霧随着氣流慢慢飄到寺廟的圍牆外形成一團,陽光恰好照射到這團霧上,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仙景。因早晨光線差,趕緊支腳架、裝像機,可就是那麽一、二十秒的時間,一陣風吹散了雲霧,沒有将這一仙景及時定格,又等了近一個小時,再也沒有出現這一令人着迷的美景,留下了終身的遺憾,現在想起來都還心痛。

吃完早飯,翻拍了那組天葬場的照片,給土登秋比這些新朋友合了影,已是十點過了,還要趕回稻城縣城與大部隊會合。分别時,土登秋比及弟子、還有花教的喇嘛依依不舍地把我倆送到寺廟門口,強巴則幫着背攝影包、拿三腳架,一直把我們送到山腳。一路上,我倆頻頻回首,用剛剛學會的一句藏語“摩梭嘎喱塔”(“再見”的音譯)與他們告别。

摩梭嘎喱塔---土登秋比!

摩梭嘎喱塔---剛結識的藏族朋友們!美麗的稻城,再見!以後有機會,我還會來看望你,再次體驗這風景優美如畫、民風純樸的香格裏拉。


稻城旅遊網旅遊線路由成都中國青年旅行社提供

地址:中國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橋街30号高速大廈B幢15樓E

聯系電話電話:028-66000601,66000602,66000603 傳真:028-66407811

MSNMSN:xutourxf@hotmail.comxutourllb@hotmail.com

QQQQ:270866408523171505